• 欢迎来到齐鲁教师发展论坛!
  • 主页 > 名校名师 > 名校传真 >
  • 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
    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4:03          作者:记者 黄 浩          来源:中国教育报         阅读:

    北海“学习新样态”

    blob.png

    1981年,日本作家黑柳彻子在《窗边的小豆豆》一书中描述了一个理想教育世界,在那里,所有的学生都能得到校长与老师的高度尊重,所有的学生都能得到个性化发展。在爱与自由的天空下,这片叫作“巴学园”的地方,成为孩子们心中的圣地,也承载了他们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。

    当时下我们依然对“什么是好教育”争论不休时,巴学园早已超越了具象的存在,而成为一种精神标杆——至少,巴学园代表了一种正确的方向。

    尽管理想与现实总会有落差,但十年前,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就在大门上竖起“中国巴学园”几个大字,它以鲜明的旗帜向世人宣告,这是一所“有理想”的学校,也将是一所与众不同的学校。

    十年后,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由当初的一所学校发展成为拥有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到高中十五年一贯制的完整教育链条。时光荏苒,在这片常新的土地上,理想的色彩从未褪去,自由、个性与幸福,依旧是这个集团旗下每所学校的基因。

    在世人不断追问“我们离巴学园还有多远”时,走进这所集团校,也许你会有不一样的答案。

    blob.png

    超越学科:看见无边界的课程风景

    4月的潍坊,草长莺飞,春光无限。

    作为风筝的故里,潍坊市一年一度的“风筝节”如约而至。风筝,作为极具地方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成了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国际部的重要课程资源。教师张璇围绕这一主题设计了“风筝课程”,其中包括“自主探究”“学科渗透”“体验制作”“梦想放飞”等四个篇章。

    “儿童放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……自主探究阶段,孩子们从风筝的历史到关于风筝的歌曲、古诗,甚至风筝的制作材料一一查阅;第二阶段,各学科教师协同备课,语文教师与孩子们一起梳理古文古诗中的风筝印记,数学教师则与孩子们共同探究风筝的对称原理,英语教师与孩子们制作风筝的英文绘本,在美术、音乐、科学等课堂中,画风筝、唱风筝等各种形式的活动也相继展开。后来,教师甚至找来了潍坊市风筝协会的专家,到教室里给孩子们讲风筝,教孩子们做风筝……看似不起眼的风筝,因为课程的精巧设置,成为鲜活而丰富的育人载体。

    “学校里的每一天都让我很快乐,老师和我们玩着游戏,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知识。”学生李铮说。

    开设这样一门“旷日持久”的课程,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,但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国际部校长张秀芳想得更多的,不是如何将更多知识教给学生,而是让他们在经历中成长。

    “学校就要营造适合孩子成长的环境,寻找适合孩子成长的土壤,选择适合孩子成长的路径。知识的学习是孩子成长的路径之一而不是全部,更重要的是让学生学会做人做事。”张秀芳说。

    打破课程边界,让孩子体验生活、自由成长、互助探究,这样的教育理念在北海教育集团各个校区都是一脉相承的。

    在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,类似的“超学科主题课程”同样备受孩子们青睐。所谓超学科,指向的是培养学生创新精神、实践能力、合作意识的跨学科主题探究,学生每学期围绕一两个主题如“煤炭”“传媒”“传统文化”等,展开研究性学习。为了开好这门课,学校聘请了课程专家,并配备了专门的教室。

    在以“动物”为主题的研究性学习中,四年级学生张子琛对“孵小鸡”这门课记忆尤深。老师给出的问题很简单:怎样让刚出生的小鸡生存下来?没有过多提示,一切全凭学生自己解决。

    当一只只活生生的小鸡摆在眼前时,孩子们既感兴奋,又觉得束手无策。为了让可爱的小鸡顺利存活,孩子们通过查阅资料、互相沟通与亲自实践,渐渐摸索出“孵小鸡”的种种门道:刚出生的小鸡太脆弱,不能受凉,所以不能直接把小鸡放在地上,最好把小鸡装进纸盒,里面用100瓦的电灯照明供小鸡取暖……

    学生们自主研究得出这些结论并付诸实践,最终这批小鸡全部存活,被“寄养”在农村,成为他们心中的牵挂。

    这样的学习方式令学生痴迷,学生许琳昊不无兴奋地说:“课上课下我们随时可以用电脑查资料,可以做小老师讲给同学听,还可以与老师同学互动,边玩边学,有时候老师还会向我学习呢!”

    在潍坊北海教育研究院,记者遇到了正在参加“北海学科融合式教学研讨会”的潍坊北海教育集团理事长郝金伦,他对超越学科的融合式教学有自己的理解:“学科融合式教学的目的,在于使学生认识并理解不同现象和知识之间的关联,通过与他人的交流互动,将不同学科领域的知识和技能进行融合、贯通,这对学生核心素养的落地有着强力的推进。”

    在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校长王伟芝看来,课程实施一定要注重学生的体验与生成。近年来,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不仅在超学科课程上进行了有益探索,更通过整合课程资源打造学科领域课程,通过走班选课实施自主选修课程,构建了一套完整的“幸福育人课程”。

    用课程的智慧为师生生命成长营造一个洋溢着幸福味道的生态校园,这是王伟芝的教育梦想, “让学生站在校园中央”也成为学校一切教育活动的出发点。

    “一切都指向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。最大限度地满足孩子自主性、选择性学习的需求,从而让他们发现自己的个性优势。”王伟芝说。

    blob.png

    由教向学:让课堂走向学生立场

    潍坊市北海双语学校三年级学区主任、潍坊市特级教师王亮是学校首屈一指的教学能手。若干年前,王亮主导的学校“节点教学”研究曾在潍坊市引起不小的反响。

    所谓节点教学,就是教师把他们认为学生可能在学习过程中“卡壳”的知识点汇总,然后找出对应的解决办法,以此提高课堂教学的针对性与效率。“我们把学校小学一至六年级的数学教师集合起来,抽取知识点,寻找解决策略并形成教学设计。”王亮回忆道,一个暑假,他几乎都耗在这件事上。

    这项成果收获了高度赞誉,但在实际教学中,王亮依然发现它“不够完美”:教师预设的“节点”,未必能与学生的实际情况吻合。

    “比如二年级数学中,我们认为学生对多与少的概念认知是没有障碍的,也没有将相关知识点列为‘节点’。但实际教学中发现,学生对诸如‘5比3多几’这一类问题容易理解,但面对‘比3多2的数是几’就犯难。”王亮说,这说明学生逆向思维尚待训练。

    一个更大的收获是,王亮开始反思:“节点教学”到底是服务于教师,还是服务于学生?的确,教师拿着王亮等人编写的《小学数学节点知识集锦》一书,完全可以胜任每节课的数学教学。但是,如果能真正基于课堂现场,从学生变化的需求出发,节点研究是否会更上层楼?

    王亮的思索,正与当时由“教中心”向“学中心”转变的思潮不谋而合。在潍坊北海教育集团,一场“由教向学”的深度变革也正在发生。

    新课程改革历时十余年,不论是早先的洋思模式还是后来的杜郎口模式,都在“以学定教”“学生自主”等方面探索了大量经验,也催生出一批课改名校。北海旗下的学校,如何在承继中创新?

    blob.png

    为了顺应改革潮流,潍坊北海中学早有动作。

    尽管课改在各地开展得如火如荼,但潍坊北海中学的校领导班子仍清醒地认识到,在处理新课改与传统教学关系时,存在一种“全盘肯定”与“全盘否定”的思维倾向,而这两种倾向都有可能导致改革失败。仔细分析了当前课堂教学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后,副校长周春伟领着一批教师,将时下课改中的问题一一列出来——比如小组组建方式、人员数量、成员分工等缺乏科学性;小组合作流于形式,为了讨论而讨论;部分老教师总舍不得把课堂放手给学生,等等。

    基于问题出发,潍坊北海中学适时提出了“生态课堂”这一概念。在这一课堂形态里,潍坊北海中学放大了“讨论”“思辨”的成分。“生态课堂的核心形式是讨论,显性指标是能够观察到学生善读、善听、善思、善辩,要给学生足够的时空进行独立思考、扩展视野、认识世界、认识自己,培养良好的价值观念。”潍坊北海中学校长范百荣如此解读。

    在范百荣眼里,这样的课堂形态不追求时间模式、内容模式、组织模式等,而是把课堂作为一个完整的教学生态系统去建构。

    不死板,不肤浅,注重内容深度与广度,果然在新的课堂形态下,学生的状态大不一样。范百荣甚至发现,“那些以前因怨师而厌学的学生学习兴趣逐渐浓厚起来,对老师提出的学习要求不再打折扣,甚至主动申请学习任务”。

    在潍坊北海双语实验学校,为了更深入地研究学生的“学”,学校立足于建设“从课程出发的课堂”,将学科核心素养融入课堂教学之中。比如,语文学科将阅读教学的重点聚焦于语言学习与应用,完成了基于标准读写目标体系的构建,并研究设计了化零为整的单元整体授课基本课型。

    “我们的幸福课堂,一切围绕‘学生需要’做文章。”王伟芝现在更倾向于将课堂教学定义为“小规模群体学习”,他期待在幸福课堂上,学生的个性化成长与群体提升能得到完美结合。

    blob.png

    重构教室:把每个角落都变成学习资源

    一所学校,可不可以没有教师办公室?一间教室,除了学科教学之外,是否还能承担其他更为丰富的功能?

    在潍坊北海中学,答案是肯定的。

    几年前,范百荣有感于牛津大学的“导师制”和耶鲁大学的住宿学院理念,提出了“学习者社区”的概念。在那两所知名学府,身为导师的教师,除从事教学以外还要全方位关注学生的思想、学习、生活等;在住宿学院中,学生每天与导师零距离交流,随时能与老师讨论任何问题。

    范百荣深以为然:处处皆课堂,处处都是学习资源的学习生态,才是未来学校的方向。于是他开始思考,如何打造一个能“对学校的教学和学习产生持续影响”的学习者社区?

    社区打造先从教室开始。2013年,潍坊北海中学确立了建设学科资源教室、打造生态课堂的思路。学校把教室的每一个角落都变成了学习的资源,教室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组织场所,而是一个集学科学习室、教师工作室、研究室、图书室、 学生自修室、学生探究室和学科博物馆于一体的资源中心。同时,教师办公室也转型为学术中心,成让教师放松和研讨的地方。

    在学校内部,这项变革被誉为“2014年最伟大的改变”。

    “教师将更多的时间用来与学生相处,他们一起听课、一起讨论,成为一个紧密相连的共同体。”周春伟说。

    改革带来了师生关系的深度改变,周春伟表示,过去的课堂过度关注教师的个人作用,而今需要向“关注课堂关系与教学资源”转变。

    “课堂上要自始至终关注每一个人,特别是所谓的学困生。”英语教师张美霞在转变中意识到,课堂上可以通过具体的细节达到管理目的,而不是发出指令。这也更促使她用心观察学生,总结出一套关注学生的秘诀:比如,课堂上看见A学生走神,可以通过提问一旁的B学生,无形中提醒A学生认真听讲。长时间的陪伴也让张美霞对学生更加了解,在及时发现学生的心理波动后,她第一时间向家长反馈,与家长共同解决问题。

    生物教师段金梅则在生物学科教室与学生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,因为有了学科教室资源的支持,她指导学生在教室里种了玉米、豆角等植物,养殖了蚯蚓、蝗虫、鲫鱼等动物,并一起观察它们的生长过程。在观测的过程中,学生产生了许多新奇的问题,比如养殖小蝌蚪时学生会疑惑:小蝌蚪怎么吃东西?它们的尾巴什么时候变成腿?因为与学生一起“泡”在教室,段金梅会及时给出指导意见,让学生通过自我探究与学习解决部分问题,养成主动学习的好习惯。

    这样的学科教室,不仅为教与学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和便捷的条件,而且有助于师生之间建立良好的情感——爱与自由的氛围为学生学习提供了强力支持。“在这里,你的想法是自由的;在这里,你的选择是自由的。”潍坊北海中学学科教室里的这句话,也许正意味着一场教育文化的重建。

    “有一颗火热的心,有一腔热忱的爱,在每一个学生的心灵上播撒阳光和雨露,才能让他们在北海校园肥沃的土壤里茁壮成长,没有爱就没有教育。”段金梅说。

    blob.png

    爱能够创造传奇,梦想能够造就伟大。

    在郝金伦看来,北海教育近几年的“追梦”,真正使课改进入深水区,以核心素养为指引的北海教育正在发生深刻变革,正在重建一种高融合、低控制的学校教育新生态。在这里,校长可以自由地施展自己的智慧和理想;在这里,做一个教师是伟大而崇高的;在这里,社区和家长已经成为教育教学的一部分。

    这是北海校园里呈现出的关于学校的一幅美丽画卷,这也是每一位北海教育人正在倾情为之付出的强大动力所在。在他们的心中,有着一个激动人心的共同目标——建设一所“伟大的学校”——教育改革家李希贵曾说,把“伟大”写入学校愿景,令人十分震撼。而如今,北海教育人正向着明亮的远方,启动一场新的远航。


  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    foot